今天是:

如何与压力做朋友? 

 

我要坦承的是,我是一名健康心理学家,我的职责就是让人们更健康快乐。不过我担心自己这10年来传授的与压力有关的内容,恐怕弊多于利。这些年我不断跟人说,压力会让人生病,患有从一般感冒到心血管疾病的风险都随之升高。基本上我把压力当作敌人,但我对压力的看法已经变了,而我今天就是要让你们改观。

   先来谈让我对压力另有看法的研究。这研究追踪在美国的3万名成人历时8年,研究首先问这些人「去年你感受到了多大压力?」,同时问他们「你相信压力有碍健康吗?」,之后研究人员以公开的死亡统计找出参与者中去逝的人。

好,先说坏消息:前一年压力颇大的人死亡的风险增加了43%,但这只适用于那些相信压力有碍健康的人、承受极大压力的人,若不将此视为有害死亡的风险就不会升高。事实上,与压力相对较小的研究参与者相比,这样的人死亡风险反而最低。

研究人员花了8年追踪死亡案例18.2万,美国人过早离世原因并不是压力本身,而是认为压力有害的这个想法。估计超过2万人符合这情形。若估计正确,「相信压力有害」 就成为美国去年的第15大死因,致死率更胜皮肤癌、爱滋病和谋杀。

你们应能体会为何这研究让我担心害怕了,我一直努力告诉他人压力有碍健康。

   因此这研究使我想知道:改变对压力的看法,是否能促进健康? 显然科学对此抱以肯定,改变看待压力的方式,生理上的压力反应亦随之改变。

1、第一项研究

如果你此刻的确在(社会压力测试的)研究中,你或许已经有点儿承受不住了。你的心跳开始加快,你的呼吸开始便急促,可能还会开始冒汗。通常,我们认为这些生理上的变化是紧张的表现,说明我们无法很好的应对压力。

但是,如果我们将这些表现看做是身体进入备战状态的表现会怎么样?在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中,参与者正是这么被告知的。实验参与者进入社会压力测试之前被告知,他们面对压力时的反应是有益的。心跳加速是为下一步行为做准备。如果你的呼吸变急促,没关系,它会让你的大脑获得更多的氧气。那些被如此告知的参与者反道比较不那么崩溃、比较不紧张,更加自信,但更让人欣喜的发现是,他们的生理反应也随情绪有了变化。

2、第二项研究

   我想通过另一个研究来结束今天的演讲。听好咯,因为这项研究可以救命。这项研究在美国找了1000个年龄在34岁到93岁间的人,他们通过一个问题开始了该研究:“去年的你,感受到了多大的压力?”他们还问了另一个问题:“你花了多少时间帮助朋友、邻居和社区里的其他人?”接着他们用接下来五年的公共记录来看参与者中有谁去世了。

那好,先说坏消息:生活中每个重大的压力事件,例如财政困难或者家庭危机,会增加30%的死亡风险。但是,我估计你们也在期待这个“但是”,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是那样。那些花时间关心其他人的人完全没有体现出压力相关的死亡风险。零风险。关心让我们更有韧性。

  于是我们再次看到压力对于健康的有害影响并不是不可避免的。如何对待和应对压力可以转变你面对压力的体验。当你选择将压力反应视为有益的,你会在生理上变得有勇气。当你选择压力下与他人沟通,你的生命会更有韧性。

(来源于TED演讲)